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新闻

澳专家:澳必须要明白与日本结盟将被视为对抗中国

发布时间: 2014-07-08
放大缩小

【澳】休·怀特

  二战后,日本和澳大利亚以贸易、旅游以及人文联系为基础,构筑了紧密关系。过去几年中,防务和战略事务中越来越占据了中心的地位。双方似乎视彼此为紧密的战略伙伴,甚至是盟友。

  本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到访堪培拉并在澳大利亚国会发表演讲,两国关系可能将变得更加密切。前几天,安倍解禁了集体自卫权,从根本上改变了日本的战略态势。根据新的“集体自卫权”原则,日本军队可以与盟国军队一同参战。这使得安倍访澳的时机显得尤为重要。他显然将澳大利亚视作日本重要的潜在盟友。毫无疑问,他认为日本在未来数十年内最有可能与之发生战略对抗的国家是中国。我们也不难得出结论,安倍希望澳大利亚成为日本对抗中国的盟友。

  安倍拥有这些野心并不令人吃惊,因为这符合他更为宏大的政治和战略计划。而澳大利亚总理阿伯特拥有相同观念就颇为令人吃惊了。阿博特对日本的新防卫政策提出表扬,并表示希望看到与日本加强军事合作的机会。他正在考虑从日本购买潜艇。去年,他曾把日本称作是澳大利亚的“强有力盟友”,将澳日关系与澳美同盟关系相提并论。

  当日中关系日益紧张之际,阿博特为何如此热心与日本构建更为紧密的战略伙伴关系?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对于澳大利亚经济而言至关重要,对其在亚洲的政治和战略利益也同样重要。可以肯定,阿博特不希望与日本建立同盟会给澳中关系带来损害。但在北京看来,澳日同盟不可避免地会成为针对中国的同盟。

  要想理解阿博特的举动,我们必须认识到,过去几年中,澳大利亚的战略选择变得越来越复杂。亚洲的战略秩序随中美日三国的力量变化而变化,澳大利亚也面临全新的、陌生的选择,要在这一迥异的环境中保护自己的长期利益。

  包括阿博特在内的澳大利亚政治领导人依然在努力理解“亚洲世纪”的全新战略现实。他们可能并不了解,东北亚地区近年来的战略紧张态势已到何种严重程度。他们也不了解,美国和中国可能围绕其在亚洲的未来地位产生对抗。


  由于不了解这些事情,澳领导人并不知道自己在与主要的地区国家发展战略关系并作出战略承诺之时需要多么谨慎。正如吉拉德不知道自己同意美国海军陆战队进驻达尔文会被看作澳美联合抗中一样,阿博特也不知道自己与日本建立同盟关系将被视作澳日联合对抗中国。他们的所作所为表明,他们依然需要学习新亚洲的大国政治现实,以及如何平衡澳大利亚与不同大国之间的利益关系。

  如同亚太地区的所有国家一样,稳定、让所有国家感到安全、真实地反映力量分配的地区秩序最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这意味着,亚洲需要一个全新的秩序,承认并适应中国力量的不断增强。

  但同时,新的亚洲秩序也必须要为日本提供一个安全、担负责任的地位,符合其作为大国的自身定位。如果日本没有感到安全和受尊重,亚洲在未来数十年内都不可能保持稳定。这需要日本不再依赖美国保障其安全,在新亚洲找到自己的全新定位。

  然而,安倍的政策并不能为日本构建全新定位提供可信赖的基础。构筑联盟对抗中国并且不能够为日本提供亚洲的安全角色。安倍试图改写日本二战前地区角色历史的努力同样无法帮助日本实现其所需要的定位。安倍和阿博特都需要明白这一点。▲(作者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教授,本文由伊文翻译。)

文章来源: 石家庄新闻
责任编辑: 石家庄在线